随便写写

嗯,正在进行新娘修行

我活着就是为了恋与茨木童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心肝宝贝蛋儿啊


【风雀】将爱圣裁

ctm的霹雳,出坑了。
——————
将爱圣裁,弁袭君判己死刑。——写在开头

弁袭君从来没想让画眉死,当带上面具郁郁寡欢的画眉越来越沉默时,弁袭君已有觉悟。
向神祈求神迹,总会付出代价,弁袭君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神总是无情地拿走你自身最重要的东西。
曾经私心以为,画眉会被夺走她的爱情,所以设计了绝望之刀的重伤。
他终究是要为他的自私付出代价。

此乃神罚。

祸风行现下并不在明都,这令弁袭君庆幸,若是祸风行在这里,弁袭君或许并没有勇气放弃一切。

爱,神不许。

弁袭君失去了只能他心里的过去的祸风行。

——
是弁袭君的失忆梗
没有写完,我在想那时失忆的弁袭君如果遇上迷茫的祸风行,真的还能爱上他么。可是没有祸风行的弁袭君该有多凄凉。

我不填坑挖坑,怎么想都是霹雳的错
—— ————————
啊,想撸一发月禄女A男O的文啊。

从很小的时候就暗(明)恋飘渺月的禄名封,和飘渺月一起长大却总是被嫌弃,被嫌弃也要委屈巴巴的和飘渺月一起玩。直到同龄的二人分化之后,成年的飘渺月离开了流书天阙,而禄名封留了下来。

在分离的多年里,幼时那些追逐的记忆似乎只埋藏在禄名封心中,而摆脱了小包袱的飘渺月出去闯荡江湖,认识了很多人,做了很多轰轰烈烈大事,这一切似乎都和禄名封毫无关系。

很多很多年里,已经成为苑主的禄名封一直明里暗里抗拒来自儒门长辈的“安排”,使用丸药压制发情期。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

在他自愿牺牲为喵月接续武脉后,儒门以儒令为首出面强行配对喵月和苑主二人。
大敌当前,大战将开,因为喵月与涉足的过往情谊和她本人高武力故而同意选择牺牲禄名封的武学,同时为了保护一个尚未结合又失去武力护身的禄名封。

“我只要你好。”

明明是一直都在使用的丸药却因长辈授意被偷换而失去效用,被迫与喵月结合并被标记后的禄名封不见了。

神迹的作用范围究竟有多大,禄名封问过昔年友人。
在事情发生的很多年前,三足刚刚名扬于世之时,禄名封唯一一次的任性——出门远游,漫无目的的流浪。
江湖是否真的那么好。
入世济世,乃儒门之根本。那时的禄名封告诉自己。
弁袭君传教是总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仿佛不需要上发条的万时计,可也总有受不了的时候。
在他忘记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之后,漫无目的的两个人相遇了。

弁袭君曾经是一个alpha,这件事他已经忘了,他为了一个人祈求神迹转化成omega,为此神夺走了他的记忆,关于祸风行的记忆。
茫然若失的他开始流浪,济世本非他所愿。
逆海崇帆没有弁袭君,不行。

弁袭君的神迹恢复了禄名封的武脉,也消去了禄名封的标记。

一个脑洞(๑•́ωก̀๑)语无伦次ing

受地冥重生片段和冥冥6相还有骸当年那句帅爆了的“我回来了,从轮回的尽头。”启发,是一个逍遥过五关斩六将抱得十七归的故事。
末日十七需要玉逍遥,就如同植物生长需要阳光,在失去玉逍遥之后,6相俱为保护十七而生。

地冥仍然在血闇源头中沉睡,有美梦一场,谁又愿意醒来,一如多年来藏在地冥意识深处的末日十七。
玉逍遥,要唤醒地冥,也要唤醒末日十七。
他说“十七啊,我在天宙之间看过一段故事,听过一句话,没有你的人世太凄凉。”

沉睡的地冥不肯理会外界的一切影响,从出生伊始就不断承受怨念蚀骨滋味的人,确实可以做到这一点。
玉逍遥作为地冥血元造生母本的人是唯一可以通过离魂异法闯入地冥精神世界的存在。

瑟斯/永夜/无神论/血闇源头/鬼谛/命运规划主和帝父,天迹在地冥的精神世界先后遇到六个迥异的情景,他终于知道为何地冥总是喜怒无常。
过6关斩七将,他必须获得曙晨派对他的信任,斩除帝父派对十七的心魔影响。
才能在最后的最后,看见宝藏。

十七在孵蛋(๑•́ωก̀๑)什么都不知道
傀一依托血闇秘法而生,垂死的鸟儿,必须重新孵化养好翅膀,十七才能放心放飞一心见识天之辽阔的鸟儿。

【多cp】

写在前面
旧坑重开,星际迷航AU,设定基本见旧版本,出于删去原有自蛇情节,舰长与大副同时由一对兄弟担任的不合理以及在ST中CEO(首席医官)是无所不能的定律,千手扉间职位更改为CEO,首席科学官由宇智波鼬担任,现任大副则是猿飞佐助
——————————————————————
一•T'hy'la
Pon farr对于一个瓦肯人,哪怕是一个未成年瓦肯人,都是既羞耻又难熬的。
卡卡西的情况要更加严峻些,在七岁那年,他并没有能够找到自己的链接伴侣,以至于pon farr来临,却并没有人可以安抚他尚且脆弱的精神世界,他的瓦肯母亲和继父也似乎忘记了帮他树立足够好的精神屏障。
血热使卡卡西正处于崩溃的边缘,神志介于清醒和昏迷的之间。

“嘿,卡卡西你怎么了?”
血热本该使卡卡西无法正确感知外界的,所以卡卡西推断那美妙的总是充满着活力的声音是一种幻觉。
“带土……”卡卡西回应了那个幻觉。他本能的想要寻求他的T'hy'la——友人,兄弟,爱人或者其他什么可以定义这个古老瓦肯词汇的名词。

卡卡西喜欢带土,他一直都知道。
当一个人在意另一人的无论喜怒哀乐时,当每一次来自带土的触碰都会使他感到灵魂的触动时,卡卡西认为用“喜欢”来描述这种感情是十分合乎逻辑的。
但是卡卡西却从未告知带土,他们还只是同学。卡卡西不能在带土爱慕着琳的时候横插一脚,这不逻辑,而且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半瓦肯,他想。

卡卡西的情况十分不妙,即使粗神经如带土者也察觉到了。因为卡卡西两天没能正常出勤,出于担忧,带土翘了一节宇宙生物学的课程来探望卡卡西。
带土有卡卡西家的钥匙,所以通行无阻。他从未见过如此狼狈的卡卡西。
卡卡西总是耀眼的,瓦肯的作弊体质以往总是让带土恨的牙痒痒,因为那种类似于当你得意于自己会走时,却发现别人已经会飞了的感觉可以说是相当不好受。

卡卡西在颤抖,不同于其他普通瓦肯人的银白色发丝早已被汗水浸湿,抱着自己蜷成了一团,当带土靠近时,他甚至开始咆哮。
“离开……”
卡卡西警告着试图触碰他的带土。
对外星生物学七窍通了六窍的带土试图用正常人类的方式—触碰额头,来确定卡卡西是否发烧了。

带土带着护目镜的额头嗑上了卡卡西的,冰凉的特殊合金在卡卡西的额头磕出一个小小的浅绿色印记。
带土急忙摘下了自己的护目镜,他现在有些慌乱。

瓦肯是接触型心灵感应的种族,当卡卡西和带土额头相抵时——卡卡西曾试图抗拒过,但是,被带土无视了——还处在不稳定的pon farr期的卡卡西无法自主地拒绝和带土的精神融合,来自带土的关心和慌乱完完全全的传递给了卡卡西。
那些感情涌进了卡卡西的精神世界,卡卡西无法抗拒这些,也无法消化这些激烈的情感。
他昏迷了过去。

贸然的打扰一个正在呆在轮机室的轮机长是件非常不美妙的事情,曲速引擎是轮机长的最高浪漫,无异于搅黄情侣幽会了。
但是带土别无选择,宇宙生物学课上从来都在开小差的带土,对着高热昏迷的半瓦肯绿血小精灵束手无策,即是昏迷了,卡卡西仍然会以为他的触碰发抖,只得连环夺命call自己唯一的直接监护人。
监护人气喘吁吁地接通了来自被监护人的电话,还没来得及发脾气,就被通讯器那头一向没心没肺的小崽子哽咽慌乱的语气唬了一跳。

“是pon farr啦!”监护人的同伴在凑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带土语无伦次的描述后,笑嘻嘻的给出了答案。
pon farr对于瓦肯人来说极其私密,柱间能够知晓纯属巧合,木叶号的CEO(首席医官,领荣誉中校衔,一艘旗舰中实际权力仅次于船长和大副,并且必要时拥有撤船长的指挥权的权力)千手扉间书房里凑巧有介绍这个的书。

瓦肯,这种生活在沙漠星球的神秘种族,地球人的老朋友,以禁欲理性刻板爱好和平闻名星联。七年一个生理周期,pon farr则是这7年里最为特殊的时期。在瓦肯人成年以后,有个更容易让人理解的名字——发情期。

“小兔崽子,不要乱了阵脚。”斑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带土这倒霉孩子,小时候离家出走迷路了都没那么惊慌失措过。“柱间说他死不了。”
“QAQ可是……笨卡卡他现在都没有回复意识,体温也降不下来QWQ。”

在没有瓦肯长辈的疏导的情况下,幼年瓦肯在pon farr期内极易陷入精神紊乱的地步。
若说命中注定,那大概就是现在。
宇智波,优生战争后存活下来的一批基因工程遗民,有着五倍于普通地球人类的体质和智力,他们尤其普遍擅长精神力。而带土本人,虽然极其异类,也确实是宇智波的后裔。

“卡卡西我可没有占你便宜啊。”带土深出一口气,“我带你回来。”按照柱斑二人的指点,握住卡卡西的手,十指交缠,进入冥想状态。

带土一直不是个好的精神能力者,日常也很难静心以进入冥想状态,偏偏这次就成功了。

卡卡西的世界,一片荒芜,直到那个人的到来。

——
就,一旦苏起瓦肯来感觉就根本停不下来。👏
一个小科普:
        和解之印姿势对于瓦肯来说是邀吻了_(:з」∠)_,瓦肯式亲吻的正确形式就是双指并拢互相摩挲,就很色气啦,发明者是Mr.Spock的父亲Sarek大使的扮演者。
        而且瓦肯人轻易是不会和关系不亲密的人有直接肢体接触的,一般会被认为是极端失礼的行为,侵犯了他人的隐私,因为他们是接触型心灵感应者。
       他们还特别闷骚,离地球只有40光年那么远,就默默视奸了地球好几百年,等着地球发明曲速引擎然后第一次接触_(:з」∠)_,科学家会武术x的开挂种族。
• 随缘打TAG,没打就是我忘了

加班加到精神恍惚,迫切想吃天地的粮
QAQ霹雳真的巨坑而且冷但是好吃。

“世上讨喜的人那么多,你又能记得谁。”
“我唤他曙晨。”

永夜是印照永生之光,洗礼万民,荣耀殿堂。

我发现我对为了一个执着拼尽一切的人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弁袭君是这样,冥冥也是这样。

“祸风行,没有你的世界,实在是太凄凉了。”
“祸风行,吾,还你了吗?”

等我加完这个修罗场的班,我一定要开始写同人

【霸藏】嫁鸡随鸡(老柳叶ABO)

*  预警写在标题里啦,多多包涵多多体谅,四月不动笔,一朝回到解放前,在下工科生
*(๑>ڡ<)☆争取考个驾照
*私设如山,只想和庄花花拉手手(๑>ڡ<)☆
——————————————————————
写在前面
叶孟秋其人,为人称道的莫过于其精巧无遗的算计,霹雳雷霆的手段。
我敲喜欢公孙盈,就算她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她只是心里有道坎迈不过去,所以蹉跎了几十年。
有一丢丢秀藏_(:з」∠)_

(1)
        是夜,月明星稀。    
        江南的绵绵春风或许到不了河朔,但是江南如水的美人却可以。

        自叶孟秋于今春落第之后,过去已有三月之久,大好河山在他眼中虽不及来时壮阔,倒也抚平了他离京时的满腔愤懑 。    
        “不过就一坤泽,也配来科举吗?”同行之人并非同路之人,背地里的闲话并无法瞒过身负家传武学的叶孟秋。

         叶孟秋是一个尚未成家的坤泽,本朝因为强盛所以开放,而今又有女皇继位,即使是个坤泽也不会在明面上被各行各业拒之门外。
        当然,止于明面上。
       叶孟秋于大周长安元年上京赴考失利后,下落成迷,一时间江南文坛竟失去此人踪迹。

       叶孟秋去了河朔,山水迢迢,只为赴一人之约,却不想踏入了一条身负天下的不归之路。

       进京路上,他曾偶遇一位妙龄女子在酒家买醉,那女子自称公孙盈。
       “世人只认公孙大娘一人,又有和人认识我公孙盈啊。”
        那女子真的是酩酊大醉了,扯着无辜路过的叶孟秋便笑,明艳的样貌刻在初出茅庐的叶孟秋心里,泛起阵阵涟漪。
        只是开始的大笑,慢慢就化成无声泪。叶孟秋明黄的衫子被泪水和酒液晕染成鹅黄。
        “姐姐,我的好姐姐,哈哈哈……”
        “竟然是我的姐姐……”

        “幸亏我是个坤泽,”叶孟秋无奈地托着这个酒醉睡着的女子,“说好了啊,你欠了我一个人情,以后还我,我江南叶少从不吃亏的。”
        叶孟秋是何等玲珑心肠的人,公孙大娘在他所向往的那片快意江湖里小有名气,这女子言语里的公孙大娘好一个五味杂陈,一声声的姐姐,若非痛之所极,又哪里会仿佛字字泣血。
       
         叶孟秋是于半梦半醒之间被一声剑鸣所惊醒,习武之人条件发射般抽剑来挡,竟是慢了一步,被本该在里间休息的姑娘困在桌子和对剑之间。
        “你是何人?”那女子柳眉倒竖,见叶孟秋逐渐清醒后双手持剑往前一递,封住了叶孟秋的退势。
        “梅花印?你是坤泽?”

        虽然不曾闯荡江湖,但叶孟秋向来自诩自己身负家传武学的堂堂男子,万万没想到竟是被个昨日还酒醉失态的女子先发制人,动弹不得,狼狈不堪,难免有些气不顺,只当自己一时烂好心,竟是要效仿那东郭先生于蛇一般。
        那女子也是好生孟浪,仿佛此前从来没见过坤泽似的,探究的目光上上下下扫视着叶孟秋。
        要知道凡是坤泽,皆是天生额间有一梅花印与常人不同,只要一日不曾成家一日不曾有孕,这印记就会随着坤泽一生。
        只有有朝一日被一位天乾标记,梅花印才会褪为其他印记,印在身上,刻在心里,伴随余生。

        公孙盈只说自己乃是离家出走的女侠,自号公孙二娘,叶孟秋并不拆穿她。两人合计了一会儿,公孙女侠竟是同意护送叶孟秋一路上京,以报叶孟秋好心照顾酒后失态的她的恩情,顺便看看这个沿途大唐风光。

        公孙盈从小娇纵,脾气不大好,一有不如意就提剑威胁武功不如她的同伴。
        叶孟秋也是个娇生惯养养出来的江南的翩翩公子,偏偏武学上差了些境界,气急了一句句之乎者也砸公孙幽身上,却不痛不痒。
        虽然一路上两人相处的磕磕绊绊,却也不是没有美好仿佛情缘的凝固时光。
        昔有佳人公孙氏, 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 天地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 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 罢如江海凝清光。
       公孙盈善使双剑,剑舞亦是举世无双,虽然鲜为人知,那月下回眸的一眼,隐约挂在嘴边自信的笑,摄魂夺魄,莫过于此。

       有些事,此时不张口,便是错过了。
       “盈,待我功成名就之日,你可愿和我在一起。”

        叶孟秋到底是读书人,天下与卿,家与国,孰轻孰重,分的太清醒,亦分的太痛苦。
        就像印在右手腕处蓝色玫瑰,预示的不过是永远不可能得到的东西。
     

——————————————
我知道蓝色玫瑰违和,就是想写!任性

【里蓝】世界第一的蓝波殿下(非正文)

大约是一些关于人物的负责任但不保证全面的浅谈和自我梳理,毕竟这是很久以前的坑,现在看来不忍直视而且我没有大纲。
造福南极,人人有责。QAQ萌的cp太冷只能自产自销
————————————————
1.首先的也是最重点的是蓝波。
蓝波•波维诺,一个神奇的彭格列团宠级角色,无论是动画里还是漫画里都是经常让人潜意识忘记他是位列彭格列十代的六位守护者的。
他还小,应该被守护。守护者特训是他在玩耍。
15岁的蓝波其实废柴的很可爱,一点点痛就会哭出来,对待女孩子有着相当温柔的样子,看得出来,小时候熊成那样,那十年里纲吉肯定教的很好。一平也是一个影响很大的角色,但是要说是意大利人天生的浪漫貌似也行。
25岁的蓝波出场极少,除了强悍以外就是令人心疼的沧桑不想说不想说。别问。
本篇的重点应该就是15岁这个年纪的蓝波,懒洋洋的胆小鬼蓝波,彭格列里谁都让着他,彭格列外谁都不敢惹他。
被里包恩弄得凄凄惨惨戚戚的蓝波酱只能嘤嘤嘤QAQ超熟练的私奔到日本靠着妈妈的膝盖/小春的怀抱哭。然后直到三年后彻底成长为一个杰出雷守,在十八岁生日那天分化成一个成熟的omega,发现变强除了解锁很多姿势以外并没有任何卵用。
在面对里包恩依然表面冷酷,实则内心mmp的样子彻底炸毛了,彭格列顾问宅,卒。
2.里包恩
首先,里包恩是位对待女性相当温柔的人。
他会提醒伽马认真对待尤尼的心意,因为尤尼或许不会有长久的未来了。
他会关心长期暴露在非7^3下的有疑似自毁倾向的拉尔的身体问题。
他会适时打岔安抚恐慌中的女孩子们的情绪。
所以在我的理解里,里包恩绝不是,emmm玩弄他人感情的那种人,虽然他鬼畜,但是不是人渣。
其次,里包恩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人,即是他是全能的杀手。得意于自己卷卷的鬓角,自豪于自己是最强杀手这样的,对迪诺,对纲吉是深沉的严师,对山本有着出色天赋的赞赏也不曾掩饰。
他只是,婴儿不好做表情,你懂的。
3•沢田纲吉
这个男人,我要吹爆他!
完美,perfect!这世上最好的男人,懂?
强无敌!温柔善良!
有他在,彭格列无所不能,懂?
养的第一个崽就蓝波,成年以后已经是个会编出金马桶奖来忽悠蓝波的深不可测的男人。
如果蓝波真的受委屈,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拥有超直感的男人绝不会在谎言和撒娇中找不到真实的男人。

🙃我可去TM的吧,我是无所谓
这号也就是我大四突发奇想建的小号,900粉我担当不起,毕竟我全都是脑洞,完结的基本没有,想来大多是我勤奋更文的时候,小可爱们垂怜,文笔也基本没有。
一说我就是欺负她冷门欺负她粉少,得了吧我都不混写手群,抱团根本从来没有过。
合着我就不能委屈了。
想来也是lof规矩多。
告辞,一如我的ID,我就随便写写。原来同人圈里读者是上帝。
所有的新坑旧坑(๑>؂<๑)我还是删了吧。就是那篇我就不删。

建筑设计院的工作,真的是新人谁做谁知道,否则我也不至于玻璃心。
我昨晚一点下的班两点多码完第一章,今早8点半上的班,因为赶图我连个午休都没有,之前才他妈下班,晚饭都还没吃着。
🙂我特么本来还在写里蓝的人物分析和世界第一的蓝波殿下的大纲。因为时间太久,我忘记脑洞的想法了。

再见,我,灰色的头像下必将是精彩的人生。

写什么同人,有那时间不如吃鸡

😕打tag自然有我的考量,又不是热门tag,怎么看也不可能是为了蹭热度吧?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如画图。